安德利
 
资讯中心

News资讯中心

护工的故事

时间:2022-01-20 17:11    访问量:

  医院里护工多,但是男护工并不多。我爸有一次赶上一个男护工。

  那个大哥姓刘,也是河南人。我们遇到的护工最多的都是河南人。其次是陕西的。可能这两个地方人口多,劳动力密集,离北京相对又不是很远,所以,保姆、护工,这两个地方是大省。

  刘大哥就属于打游击型短期护工。他们不总是在北京找活。地里需要人手的时候就回家,收麦子收玉米,农闲的时候就来北京打零工,有活就干,没有就回去。比较松散。

bd3eb13533fa828ba5856b61d56a833d960a5a08.jpeg



  一般照顾我妈我爸的护工,我都让他们跟着我妈我爸一块儿吃饭,直接刷卡即可。没钱了我就去充。刘大哥也是如此。可是订饭的时候,我发现除了给我爸的鸡蛋和肉菜,他自己几乎从来不订肉菜。我跟他说过好几次,要吃好一点。他总是讪讪地说,能吃饱就行了。

  我爸脑子清楚的时候,刘大哥就拉着我爸说话聊天,说他们家的多少亩地,都种了什么、收成如何、能挣多少钱。我爸对土地里的作物比我懂得多多了。他年轻时候下放过,也是种过地的。我没想到,我爸一个研究核燃料的,能跟刘大哥聊种地。主任说了,要让我爸多说话。所以,不拘聊什么,能让他开口就是好的。

  那次出院之后不久,我爸二进宫。当时是夏天,不知道为什么,护工缺人。头一两天找了一个, 但那个人有事要走。我给刘大哥打了电话。当时他已经回河南老家了。接我电话的时候,明显他正喝呢。但是还挺明白。他问我,要看我爸多少天。如果只看个三五天,他就不过来了。我说至少一个疗程十四天,不够十四天,我也按十四天给结账。刘大哥说,行,我一会儿买票去。

a50f4bfbfbedab64ea77581fde436dca78311e62.jpeg

  我以为他坐高铁,有几个小时就到了。第二天快中午了他才到。这还是知道我着急,坐的快车。对他来说,高铁票还是太贵。

  见他来了,我爸喜笑颜开。我踏实了。

  刘大哥跟前边那个人交接完毕,从他的行李里拿出来一个大桶。「我给你们带点什么呀?你们北京什么都有。这个你们没有。家里磨的香油。」

  那桶油我分成了六小瓶,分给了朋友还有我妈那儿。那个香油,是真的香啊。天然的香。


深圳市松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车公庙天安数码城天经大楼CD座6C8

粤ICP备18053078号
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:(粤)-非经营性-2018-0252

客服电话热线
400-889-7669

居家养老,安享幸福晚年!

Home care,enjoy a happy old age

扫码关注官方微信

下载松洋健康APP

Copyright © 2017-2021 深圳市松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隐私协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