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德利
 
资讯中心

News资讯中心

护工对病人的「狠」,戴手套、系床头,都是不得已而为之!

时间:2022-01-20 17:18    访问量:


  我爸第一次住院时,同病房的老爷爷跟我爸一个病,但比我爸严重。看他的护工大姐,姓张,也是河南人。一头长长的黑发,浓密,发量惹人羡慕。人也热情。

  第一天晚上我陪住了一宿,她跟我说,你去买一副手套。啥?大夏天七月份买手套?她说,脑梗病人无法控制自己,会不自觉地把输液的留置针拔下来,真拔下来就麻烦了。所以,有那种特制的手套,给病人戴上就安全了。大姐说完,躺下就睡了。呼呼的。

  那时候楼里和楼下的小卖部都歇了。只能明天再买。我干躺了一宿。睡不着。一会儿看看我爸是不是把针拔了,一会儿摸摸我爸是不是发烧。那一宿,我爸别的没什么,就是,你能感觉他总是想把身上的各种针啊管子啊什么都拔下去。

  半夜里,张大姐醒了,给她家老爷爷吸痰、拍背、翻身,看见我一会儿一起来,说,「你这样不行,你能一天24小时看着吗?你能看几天啊?明天你让家里人拿块毛巾或者手绢,软乎的就行,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大叔手给系到床栏杆上,不然你连三天你都扛不了。」何止三天啊,到天擦亮的时候我站着就开始打晃了。

  一咬牙,手套也买了,手绢也拿来了。也体会到了,护工的累是真累;对病人的「狠」,戴手套、系床头,这些「反人类」的东西,也都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QQ截图20220120172504.png



  一来二去跟张大姐就熟悉了。她看护的爷爷是个大知识分子,什么专家,爷爷的女儿在美国,每年回来一个月。爷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可是张大姐回家收麦子的时候,她前脚走,爷爷后脚就发烧。他心里是明白的吧,最依赖的人有一段时间不在身边。

  张大姐原来在一个养老院工作,一个人看好几个老人。因为实在挣钱少,才来医院当护工的。她给我看过她的护工证。很正规地一个红色小本本。后来我爸需要在家请贴身保姆时,我为是找个男保姆还是女保姆犯难。女保姆,那怎么给我爸洗澡啊?张大姐,她恨铁不成钢似的看着我说,「这有什么难的啊,我原来在养老院,一天洗好几个。都那时候了,还什么男的女的啊?」听了她的建议,我才找了后来的保姆大姐照顾我爸。此是后话。

  那时,有什么需要打听的,我都问她。问了不白问。有一次在电梯里,我硬塞给她钱,她死活不要。她说,「咱们没那么薄情。」我妈我爸住院,我都找她帮忙介绍护工,租她的床。出院时除了租床的钱,从来都多给。我觉得她帮我解决了不少问题,意思意思也是应该的。

  后来,我爸妈有一次住院,我们家保姆大姐跟了去陪护。保姆大姐是社交XX症,没几天就扫地出来,张大姐帮我找护工,她也是从中提成的。我倒是也不吃惊。在医院时间长了,认识的老乡多一些,就等于手里的资源多一些。干嘛不用呢闲着也是闲着。

  从我身上挣钱这没什么。2021年5月,我爸住的医院让我们出院,我想找一个能走医保又能长期住的一级医院,有个发烧什么的,不用叫救护车,医院就能处理。张大姐给介绍了一个。我去看的时候觉得还可以,特意提出,我要用自己的护工,那个医院当时一口答应没问题。等我们到了又改口说不让用自己护工,还惦记着把我家护工大姐纳入他们的管理体系。当天家里什么都没有准备,我爸和护工大姐在那个医院住了一晚。第二天早上,我越想越不对,赶紧把我爸接回家了。

  后来,我家护工大姐跟我说,张大姐给那个医院介绍客户,也是拿钱的。

  拿钱我没意见,但是她知不知道那家医院骗我们,我就不知道了。

深圳市松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车公庙天安数码城天经大楼CD座6C8

粤ICP备18053078号
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:(粤)-非经营性-2018-0252

客服电话热线
400-889-7669

居家养老,安享幸福晚年!

Home care,enjoy a happy old age

扫码关注官方微信

下载松洋健康APP

Copyright © 2017-2021 深圳市松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隐私协议